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出版社首页

发布时间:2012年2月1日   阅读次数:1890  

打印关闭

少儿社对数字出版幡然开悟

 

 

国际童书出版市场上数字化浪潮翻涌:亚马逊收购马歇尔·卡文迪什儿童图书公司数百本童书,自此拥有童书出版品牌;阿歇特集团旗下知名儿童图书品牌跨入数字出版领域。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近几年在国内专业出版和大众出版板块快速融入数字化转型的同时,少儿出版机构在数字出版探索上所表现出的漫不经心。然而,正如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李远涛所说,数字出版对于少儿图书市场的冲击不是“最小”,而是“很大”。为此,在同行们满足于纸质图书带来的收益时,不少专业少儿出版机构已经从互动阅读开始,踏上了整合数字出版、跨媒体经营的转型之路。

■商报记者 张 伊

从互动体验切入

互动、立体是互联网体验的特点,恰恰也是儿童阅读的特点。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数字阅读产品,不但能满足孩子的阅读需求,同时能够全方位调动孩子的感官,也更加符合孩子们认知世界的方式。与传统纸质图书不同,面对有全方位阅读体验需求的孩子,互联网而非纸张才是一切的起点。

安徽少儿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说,“互动体验不仅是安少社进入数字出版市场的切入点,也是其他少儿社的切入点。”安少社并未将自己局限于内容提供商的角色,而是想成为以前多由技术运营商掌控的综合平台。该社的Ebook3.0少儿互动阅读社区是一个集发布、销售、互动功能于一体的“完全的平台”,目前平台的互动图书制作软件已经完成,正在加快法律模板的制作。在实现本社资源深度开发的基础上,他希望该平台吸引更多出版机构,并将开放平台软件的使用,使更多的童书出版商汇集于此。“全方位调动孩子视觉、听觉和触觉的互动,符合孩子的学习规律。从这一点看,互动体验在儿童读者中间有广阔的市场”,张克文对互动平台的前景充满信心。

和张克文一样,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宋欣欣也认为,探索多媒体互动比单纯的纸质图书电子化更有意义。“多媒体互动体验产品对童书出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和游戏相比,图书的好玩性和吸引力远远不够。因此我们想将数字阅读产品与游戏、玩具的特点相结合”,宋欣欣说。结合的产物就是互动阅读娱乐平台“乐学糖”——融入对数字、逻辑、语言等能力的测试体系,对孩子的表现做出评估,这些都是在孩子阅读和玩游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完成的。基于“乐学糖”的家长可控模式,家长可以通过开放端口及时看到孩子的评估结果,在下一次使用“乐学糖”时,阅读和游戏内容都会根据评估结果进行调整,从而提升孩子所欠缺的能力。作为一家合资出版企业,童趣拥有独特的优势,外资方丹麦艾阁萌集团对于中国童书数字出版十分关注,通过与他们的紧密合作,童趣已将《安徒生有声绘本》等产品投放到iPad等终端。

以互联网为转型基础,与网络游戏的结合进一步为少儿社带来了跨媒体效益。“就目前中国市场而言,网游所带来的收益已逐步使之成为互联网行业的龙头老大,潜力巨大。如果出版社拥有优越的产品主题及市场推广优势,那么开发网络游戏就是切实可行的。”基于社长张秋林的这一判断,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以网络游戏和社区网站为主线,参股网络游戏开发公司和动漫制作公司,打造二十一世纪儿童网游动漫研发基地和二十一世纪纸质数字互动出版基地。

张秋林说,该社将斥资5000万元,用于购买数字版权、培育及建设纸质数字互动出版的发行渠道、打造儿童网游基地等,而其中网络游戏收入预计可达到1亿元。除了已上线的《皮皮鲁和419宗罪》,该社的《魔法小仙子》、《数学童话总动员》等图书都蕴含了游戏因子,容易实现线上线下充分互动,形成循环。

向数字阅读服务商转变

同样,数字出版的发展使少儿出版资源的流动性与稀缺性加大,只有将传统出版的内容优势和数字出版的技术结合,才可能找到新的盈利空间。在深入挖掘特色内容资源的基础上,少儿出版社向数字阅读服务商的转变越发明显。

在同行们还在寻找数字出版定位的时候,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就已明确提出了该社在数字时代的角色定位:“中少总社不是简单的内容提供商,而应定位于数字出版商和阅读服务供应商。”这意味着中少总社需要从产品中心向用户中心转变,从出版行业向文化产业转变。这种转型,实际上要对内容进行创新和增值开发,最终实现全媒体复合出版,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出版资源数字化的基础上。这也是中少总社数字出版中心副总监郑立新并不急于大量推出成品而集中精力进行基础工作的原因。

2011年5月,中少总社数字出版平台项目正式成为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入库项目。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果:数字资产管理库已基本建立;出版资源的数字化加工一期工程已经结束,中少总社60年来积累的历史报刊资源全部实现了数字化;基于Web的电子图书发布平台也已建立。据郑立新介绍,该社专门成立社长牵头的数字出版编辑委员会,对社里出版资源的保存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和统计,制定了详尽的出版资源数字化加工方案和标引方案。通过资源整理,中少总社旗下5报11刊和每年出版的千余种图书资源都纳入到基于Oracle UCM系统搭建的数字资产管理库中。除了原始排版文件,编辑们还可以从资产库中获取PDF文档、XML文档、word文档、txt文档、图片以及音频、视频等多媒体素材。最为重要的是,数字资产管理库还将版权信息管理起来,为资源的再利用做好基础工作。

在数字资源加工的基础上,中少快乐阅读平台也已开始建设,前期将直接利用数字资产管理库中的资源,建设书报刊数字图书馆,为孩子们提供覆盖0~18岁成长期的各类阅读内容。包括国家图书馆少儿馆在内的不少图书馆已对此表示出浓厚兴趣。2012年,中少总社还将建设书报刊协同编纂平台,将书报刊编辑逐步纳入数字出版流程,使得编辑越来越有意识地从策划之初就充分考虑内容资源在各种载体上的呈现特点。随着书报刊协同编纂平台的建设和编辑意识的转变,中少总社复合出版的目标也将随之实现。

同样有着60年历史的少年儿童出版社选择了相似的道路:深入挖掘自身特色,在积累资源的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数字转型。“做几本电子书就转型了?靠和平台商分成,就能使数字出版成为出版社的主营业务并保持出版的竞争力?我很怀疑。”李远涛对这样的“数字化”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真正的数字化转型是出版方以互联网为所有业务的根基,掌握核心内容资源和知识体系建设的主导权,可以提供大规模定制的个性化特色产品。正因如此,少年儿童出版社在授权电子书开发上非常谨慎,对资源整合倾注了大量精力,在产品结构和内容设计上进行调整,以更好地与不同的读者年龄段和图书类型相结合,目前已启动了部分数字出版项目。以科普产品为例,据李远涛介绍,该社的经典品牌《十万个为什么》第6版正在紧张的编纂之中,其数字产品也将逐步推出。但是,新版《十万个为什么》只是该社在建互动共享科普知识平台的副产品之一。丰富的原创科普阅读资源,让少年儿童出版社将目光转向了公共科普知识传播平台的建设。该平台的首个成果——“十万个为什么”网站目前已完成结构设计和开发工作,即将上线,未来将专门面向中小学生提供知识服务,使孩子们获得互动、立体的阅读体验。

内容优势与数字技术的结合在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则是以动漫出版数字化和期刊群数字化建设实现的。该社期刊《凤凰动漫》与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数字出版项目,探索期刊和动漫阅读出版的新模式。《凤凰动漫》背后,是大力开发原创动漫产品并与科技公司进行深入合作的凤凰动漫中心。以动漫产品为基础,凤凰动漫数字产品平台已经启动,大批动漫阅读资源将整合进平台,在此完成与各大销售平台的合作。

而对于同样大力发展动漫数字阅读的海燕出版社来说,以目前的规模,做平台显然不是实现数字转型的首选,他们凭特色资源在销售平台抢占了先机。早在2007年,海燕社策划出版的每一本图书都签下了电子版权。几年来积累的资源,使该社在没有投入大量成本的前提下,就拿出了数字阅读产品。同时,由于起步较早,该社的数字阅读资源在一些发布平台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仅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量就已超过10万次。据该社数字信息部主任王伟峰介绍,目前该社自主开发制作的数字阅读产品月产量过百本,最近刚刚完成软件升级,预计未来每周将有20~30本电子书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传统出版的特色内容资源优势与数字出版技术充分结合,才能创造出新的价值,海燕社的数字出版策略再次说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无论是有声互动电子书、手机阅读,还是社区互动平台、网络游戏,无论是数字阅读服务商还是内容供应商,多样化的产品和定位都为少儿社数字出版带来更广阔、更多元的发展空间。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整理:huang